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242小说网 > 仙侠玄幻 > 贩夫全神录 > 第342章册封8帝君

贩夫全神录 第342章册封8帝君贩夫全神录有声小说

作者:山原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07:56:33 来源:笔趣阁se

朱果神殿之外这声巨吼,漆雕又怎不知道是谁,微微含笑,起身相迎。

谁呢?当然是四哥文烈了。他们两兄弟在人间相依相伴五十多年,情同手足,要是武都郡公、阶药贩神、五雷神将文烈的声音都听不出来,那可就太笨了,那绝对不是漆雕又。

出来神殿,漆雕又也大喝一声:“四哥,在这华胥仙境这么大吼大叫,当心将你的红芪仙姑吓回神农大帝那边,再也不跟你了。”

他这一喊,惊得文烈赶紧回头,红芪仙姑明明跟着,转脸大笑:“胡说,她早就习惯了。哎哎,刚才看你连连到下界两趟,带了啥好吃的没?”

漆雕又苦笑道:“得了吧,九十六的老神仙还这么嘴馋,怎么就像三哥那馋嘴样。”

“哎哎哎,你们兄弟是不是在人间的五十多年里,也这样天天说我坏话呢?”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水灵部都统领、海产贩神、蓬莱子苌度恰恰赶到跟前,昆布仙姑随后跟着。

文烈、漆雕又相互对视,忍不住哈哈大笑。

文烈过来给三哥作个揖:“我们在人间的一生一世从来都是说三哥好,这是成神了才胡乱开玩笑的。”

苌度正色道:“快,大哥有令,都去腊八神殿。元贩大帝召集临时朝会,下界又有一神归位,恰好你们八个,圣上要敕封你们职事。”

阶药贩神文烈、柿干贩神漆雕又不约而同惊问:“谁又归神了?”

平定容州军乱收拾来家的齐眉伯,在徐州协助夏侯瞳,招喻桂州戍卒庞勋起义军残部,这些残兵流窜于兖郓青齐数州为祸。

他刚刚阵斩三名残部首领,收容两千义军残部。在回军途中,却被义军残部为其主将报仇而遇袭身亡,被天子封为武武乡侯、皮胶贩神。

所谓武武乡侯,就是他老家潞州武武乡县,凡是封爵原籍的,无论爵位高低,彰显的是天子及宰执对此人功勋的特别褒奖。

比如望云端的隆虑子、范朱公的浏阳子、苌卜曲的蓬莱子等元和三大贩神,及长庆年间陈哲的管城伯、漆雕卉的南溪郡君、张涯的汤阴子、吴公鼎的汲子、尤贯的潮阳子、安滹的范阳伯,他们的爵位虽然不高,但都是封的原籍,表示天子对其功勋甚为感佩。

他们兄弟一路走一路说这个齐眉伯。身后花椒贩神刘咏春赶上来,听见齐眉伯如之何,她当然知道了,毕竟都是容管经略军的大将、同一个军帐的战友。

刘咏春说道:“他是南冥道长的徒弟,当时在容管经略府时五十七岁,今年恰好七十岁。他投军是因为十石阿胶被长安美人骗掉的疑案。”

海产贩神嘿嘿一笑:“这个倒是很有趣,必须得仔细问问他。”

昆布仙姑和红芪仙姑一起打趣:“一说有美人,某神那劲头大得很哦。”

苌度和文烈不约而同恬着脸笑起来:“有美人也是枉然,除非下凡投胎。问题是投胎长到成人,美人又去了哪里?还是一场空。”

众神无不哈哈大笑。转眼就到了腊八神殿,众神赶忙收住嬉笑,整冠掸袍而进。看大伙基本聚齐,都纷纷站到空余出来的位置。平德令的位置还空着,文烈十分惊奇,小声嘟囔道:“大哥呢?”

他的嗓门天下闻名,小声嘟囔也是炸雷,惊得众人纷纷看他,吓得他一缩脖子。元贩大帝看他那滑稽样,禁不住哈哈大笑:“你家大哥已经到了。”

果然,竹木贩神、平德令望云端拉着齐眉伯到了殿内,齐眉伯一看这阵势,惊得慌不迭跪翻在地,随护神卫子神将也匆忙跪翻在主神背后。

齐眉伯高叫:“臣皮胶贩神、武乡侯齐眉伯觐见元贩大帝,敬祝贩帝事业万古长青,天寿与日月同辉。”

元贩大帝看看他和卫子神将,笑笑:“齐爱卿免礼平身。站立班位。”

众神一看,皮胶贩神齐眉伯的随护神明明是驴将军,怎么叫个卫子神将?这驴将军又名卫子,却有两段传奇。

据《事物纪原》记载,传说春秋时期的卫灵公好乘驴车,而当时的为国是子爵之国,因而世人看见驴就称为卫子。

后来,晋朝著名美男子卫玠爱骑着瘸驴做游戏,当时称驴为卫子以讥诮卫玠,卫玠也就落下了绰号“瘸卫”。

齐眉伯投军之前贩卖贡胶,乃驴皮熬制,这种驴胶除了潞州武乡县出产,隋唐之前,出产驴胶的地方有郓州东阿等十余县。到后世,东阿成为驴胶的主产地,其他地方产量相对较少,故而驴胶被人称之为阿胶,其他地方的驴胶也被统称为阿胶。

但牛皮、猪皮也能熬制皮胶,有杂质的只能做粘合剂,牛皮胶无杂质的被称为黄明胶,与阿胶一样,都是珍贵药材。

平德令奏曰:“臣启陛下,今日新归八大贩神已经到齐,各神宝殿、寝殿、随护神将也都齐备,新到八神在贩神界该掌职事,还请陛下裁夺。”

平德令望云端的随护神青笋神将,将新归八大贩神的宝殿、寝殿、守护门神一一宣读。按归神年龄大小分别是:

阶药贩神、武都郡公文烈,居红芪玉殿,寝药贩宫,门神为红芪仙姑。

柿干贩神、江华郡公漆雕又,居朱果神殿,寝灯铃宫,门神为红嘟嘟仙童。

碑拓贩神、临海郡王望凌通,居书帖神殿,寝韵铭宫,门神为碑拓神匠。

皮胶贩神、武乡侯齐眉伯,居皮胶神殿,寝黄明宫,门神为卫子神将。

珍珠贩神、南宾郡王介克,居珍珠神殿,寝南珠宫,门神为珠蚌仙姑。

团鱼贩神、新定郡王凌铣,居团鱼神殿,寝上甲宫,门神为大甲仙翁。

皂针贩神、建昌侯向冲,居皂针神殿,居天丁宫,门神为牙皂神将。

骠玉贩神、盱眙侯王捶,居骠玉宝殿,居翡翠宫,门神为采玉神将。

元贩大帝坐于六尺四寸高的瑶玉秤砣,将衮冕略微整一整,对腊梅仙君一招手,从腊梅仙君手中飞上去一道金简漆书。元贩大帝看了一遍,毫无差错,又一挥手,金简漆书飞到了都虞候漆雕卉手中。

漆雕卉看看这道册书,是元贩大帝对新到八大贩神在贩神界职事的册封。

元贩大帝振声宣谕:“就由都虞候宣旨,册封新归八神的职事,请众爱卿各按职掌,敬天敬事,庇佑贩夫,惩戒奸狡,广布平德,彰显我部神威。”

以文烈为领首,新归诸位贩神齐齐跪倒,高呼:“臣等接旨。”

漆雕卉宣旨道:“大周武皇立下贩夫神册以来,农历已过一百六十四年之久,我等创部七神立界也已四十九年,如今贩神部初具规模,足堪为贩界人神鬼仙做些事情。为彰显我贩界平德,册授新归八大贩神为八道帝君。”

贩神部八道帝君分别是:

碑拓贩神、临海郡王望凌通,为天健乾道帝君,骑赤兔天马,主巡人间秋冬之间,统摄立冬、小雪、大雪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父之事,助西帅张涯管西北贩事。

皮胶贩神、武乡侯齐爵,为水陷坎道帝君,骑拱山神猪,主巡人间冬季,统摄冬至、小寒、大寒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中男之事,协助北帅安滹管北部贩事。

皂针贩神、建昌侯向冲,为山止艮道帝君,骑捕狼神犬,主巡人间冬春之间,统摄立春、雨水、惊蛰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少男之事,协助北帅安滹管东北贩事。

阶药贩神、武都郡公文烈,为雷动震道帝君,骑九天飞龙,主巡人间春季,统摄春分、清明、谷雨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长男之事,助东帅冉衮管东部贩事。

柿干贩神、江华郡公漆雕又,为风入巽道帝君,骑唱白锦鸡,主巡人间春夏之间,统摄立夏、小满、芒种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长女之事,协助东帅冉衮管东南贩事。

珍珠贩神、南宾郡王介克,为火丽离道帝君,骑凤尾仙雉,主巡人间夏季,统摄夏至、小暑、大暑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中女之事,主南帅尤贯管南部贩事。

骠玉贩神、盱眙侯王捶,为地顺坤道帝君,骑抵虎神牛,主巡人间夏秋之间,统摄立秋、处暑、白露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母之事,助南帅尤贯管西南贩事。

团鱼贩神、新定郡王凌铣,为泽悦兑道帝君,骑飞角羚羊,主巡人间秋季,统摄秋分、寒露、霜降三节令间的贩夫贩仕贩君贩鬼,主掌贩家少女之事,助西帅张涯管西部贩事。

各神到人间巡视的节令,对应华胥仙境每天的时辰,务要清楚明白,天天巡视,勤于神务,恪守职分。

八道帝君听完册封,齐声高呼:“臣等谢陛下隆恩,谨遵圣谕,为彰显平德尽职尽责。”

元贩大帝将手一招,八大帝君的坐骑纷纷到了他们跟前,一个个俯首帖耳,与主神相见。

元贩大帝继而宣谕:“今番咸通八神和十三天前的大中八神一起都去都虞候的究明宝殿,了解各自前世,互相熟悉各自神迹。”

平德令望云端奏曰:“臣有一个提议,新到诸神了解过前世之后,可由乾天帝君和巽风帝君结合先前的《忘经本义》、《贩略》、《陈尤问答》,写出《杀怯经》,土相大帅协作。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元贩大帝笑道:“乾天帝君乃明经出身,巽风大帝是进士出身,文韬武略,举世闻名,这个任务恰合其才,就依爱卿提议,朕准奏。寡人已经拟就了提纲,还请二位帝君拿去仔细琢磨。”

望凌通和漆雕又一起出班,叉手施礼,高呼:“臣遵旨。”

腊梅仙君宣称:“众神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平德令看看大家,没人奏事,率众对元贩大帝躬身施礼:“臣等无本可奏,就此告退。”

众神出来腊八神殿,都往漆雕卉的究明宝殿而来,这些天归位的十七神是要听自己的前世,原来的众神也要听一听诸位的稀奇。

皮胶贩神、武乡侯齐眉伯刚刚归神,就获封坎道帝君,整个神情还是蒙的。出来腊八神殿,哪儿都是好奇的,拉着陆灵大帅、固安侯刘咏春问前问后,喋喋不休。

到了究明宝殿,众神每人坐一个长条酒桌,分坐两边。

东部贩都扬州大总管、云华贩神、解侯冉衮,向身边的茶道仙翁使眼色。茶道仙翁将大手一指,众神桌子上全都摆齐了茶盏,又将掌中锡制茶壶向空中一举,各位茶盏顿时溢满香茶。

离道帝君、珍珠贩神、南宾郡王介克,一看东帅的随护神有这个神通,禁不住转身问自己的随护神珠蚌仙姑:“珠蚌,你是否也给他们来个好节目?”

珠蚌仙姑笑笑:“谨遵主神吩咐,本仙姑最擅长无骨之舞,不知谁能弹琴相和?”

木相大帅、宝玉贩神、渔阳郡公胡轸的身后,转出来灵玉仙童,将手往空中一举,忽然现出一把瑶琴,笑道:“本仙童弹琴相助。”

飞箭天王、蜜瓜贩神、武龙侯李翰的身后,也站出蜜瓜仙童,笑一笑面对众神拱手:“本仙童为众神献歌一曲,来与她们的舞蹈、琴音相恰。”

众神纷纷叫好。珠蚌仙姑表演无骨之舞,灵玉仙童弹起高山流水,蜜瓜仙童唱起王之涣的《凉州词》。

珠蚌仙姑刚刚畅舞一曲,殿内一神忽然抽泣不止,哭出了声。众神一时间惊疑不定,这都成神了,还怎么就哭上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逍遥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