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242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宿命与原初世界 (5000,求月票~)

242小说网,提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若下方没有正文,请点击左边换源切换其他源站!

【六道群魔之恶魂】

【因为不存在自由,故而也不存在厌憎,被咒怨侵染的无心之魂】

【使用后,极大幅度增加灵力上限,增强全方位灵力控制力】

【通过灵性锻造,可化作‘众魔自在’之附灵,附着在所有装备道具上】

【使用特殊手法进行锻造,可以铸造成‘六道·众生应劫’之魂剑】

【使用特殊手法调和,服用后,可以获得‘六道历劫真法’之传承,大幅度增加‘宿命’侵蚀程度】

【由他人创造,由他人下令,因为顺从他人的规则,做着他人要求的事情,走上他人引导的道路,得到他人想要的结果。】

【是工具,是奴仆,因为服从,所以被剥削,被诱导,被注定。】

【这就是宿命的终局:毁灭他人,亦或是毁灭自己——故而称之为魔。】

“这恶魂……”

漆黑的烟尘充斥天空,无尽的火山灰与雨水混合,化作弥漫小半个连翼海的泥浆。

远方的海底,金红色的熔岩正在漆黑的海水中焕发出灼热的光芒,大股大股足以吞没数十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小国的熔岩从板块的裂缝中喷涌而出,制造出列岛的雏形。

日月与星辰被遮蔽,燃烧的大地在诞生,

而就在这天地剧变之中,一道青紫色的流光背对着这一幕,朝着青丘大陆的西北沿岸飞去,一位青年沉默地飞驰,而一条常人手臂长的赤色灵蛇缠绕在其左臂处,与他一同强劲。

苏昼右手紧握,手中的恶魂漆黑而无光,它凝聚了九尾天魔中所有天魔魂魄的力量,释放着如同心脏一般的脉动。

在急速飞行中,他凝视着这颗黑色的魂魄核心。

一位霸主,地仙的恶魂。

一个沉默的,没有自己思想,除却最后时刻,被苏昼以智慧树启灵开启智慧,又以万念归一汇聚愿力击杀时外,就连自我意志都没有的‘怪物’之魂。

自然,怪物被杀就会死,但是话说回来,谁又不是呢?

人类比怪物更容易死,在杀死怪物之前,天知道要死去多少人类……就像是青丘星。

“除非……让人类变得比怪物更加强。这件事,或许比我现在这样被动的猎杀怪物,更加重要。”

如此低声自语,苏昼手中的漆黑恶魂逐渐消失,没入他的体内——并不是吃掉,而是收纳入灵魂空间中。

苏昼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吸收恶魂的力量,不仅仅是‘六道轮回历劫真法’这一制造天魔傀儡为主的传承非常恶心,和他本心严重不符,其中还有头一次见到【宿命侵蚀度】这种东西的缘故。

顾名思义,真的吃了这玩意,自己恐怕就会像是各路影视剧中那样掉SAN丢理智,甚至听见什么存在的喃喃低语吧?

甚至,就像是被天魔侵蚀那样,会被改变自己的想法。

“苏昼,没想到,在我沉睡的这段时间,你居然找到了‘宿命’的眷族……”

远比一开始要更加修长,已经无法躲藏在苏昼的头发亦或是衣物中,缠绕在手臂上的蛇灵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讶:“哪怕是最后宿命没有插手,再过一段时间,它也会自发的迈上升华的道路……那个时候,可就难办了,哪怕是你进阶霸主,也不可能战胜一位真正升华完毕的宿命大魔。”

“先说一句,雅拉,你的苏醒真是让我松了口气……对于这点,我也没想到。实际上,在真的和天魔打起来之前,我我还以为这一次要面对的对手是‘兵主’化身什么的……”

侧过头,苏昼和蛇灵带着微笑,互相点头示意,而说到这里,他不禁心生些许庆幸:“幸亏因为赤霄剑预警,我们第一时间就来了。不然的话,再过几个月,假如天魔真的侵蚀兵主成功,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点,其实也多亏了青丘四上面的那些冰狐。

如果不是那些冰狐夺走一部分兵主的真魂碎片,离开了青丘星,并且即便是化作狐狸,也世世代代铭记仪式,维持封印,支撑到正国一方苏昼等人来青丘星域的话,事情的走向就是另外一个方向。

不说其他,倘若那些冰狐早就灭绝,亦或是它们忘记维持兵主封印,那么当苏昼等人在青丘四上再次封印兵主真魂后,恐怕还不会将其联想到有一位‘天尊’将会脱困的份上。这样一来,没有这种巨大的威胁,出于安全考虑,远望号一行人会就地在青丘四上驻扎,并呼叫正国支援前来。

这样一来一回,又是一两个月过去,苏昼也不会选择采取最激进的探索策略,进而导致远望号被天魔的反击意外击坠,以至于不得不着陆探索青丘星——这样一来,没有外来者的干扰,青丘星的上的天魔肆虐必然更加严重。

所以,对于雅拉的惊讶,苏昼在庆幸之余,也感觉到异常的疑惑。

“虽然我已经将这邪魔击杀,但是雅拉,那位‘宿命’又究竟是怎样的伟大存在?我能知晓,你和祂十分不对付,我也的确感觉到那家伙恶劣非常,简直就和黄昏一般令人厌恶……可寂主的轮回又似乎与其有一丝关系?”

哪怕苏昼本能地厌恶宿命,但是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伟大存在‘眷族’的行动,和祂们本身并无任何关系。就好比寂主,祂也有牧灵者这样吞吃灵魂,折磨幼童的人渣眷属,而雅拉当初连祷会的那批信徒更是玩血祭的人渣,活该被他用RPG和手雷全部炸碎。

很多时候,伟大存在只是提供力量和途径,以及一种‘信念’的正确。但如何使用这力量,如何解释那份信念,便是人们自己的行为。

“不,你错了。”

可刚刚苏醒的雅拉,却语气坚定的否认——苏昼甚至感觉到,赤色蛇灵缠住自己手臂的力量都用大几分,这种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否认,对于一向平静,淡漠,甚至会对神木和寂主开玩笑,看上去非常不讲究的雅拉来说,当真是难得认真的态度:“宿命,命运的主人,预言的报告者,它是决定论的基石,重复轮回的齿轮——和这个支配万物的死板剧作家,统御威权的暴君相比,祂的眷族好歹有那么一点‘身不由已’的可爱。”

“是的,我知道你的想法——神木有着魔帝,寂主有着牧灵者,哪怕是我的信徒和眷族,也多得是邪恶的魔鬼,混乱的暴徒,就像是全人类都想吃饭喝水,过平淡舒适的日子,但终归有那么一些反生命的家伙想要看着世界燃烧,你不可否认就是有人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生病了不把自己关起来,还到处传播病毒。”

说到这里,雅拉加重语调:“而寂主是另外一种意义的极端——祂的激进程度远胜于寂主和双神木那两个温和派,在所有伟大存在中也位列前茅。这家伙的主旨,就是通过种种方法,对万事万物施加绝对的干预。”

苏昼理解雅拉的意思,也能理解为何雅拉与对方如此不对付。

正如同神木,寂主和雅拉,在诸天万界的神话中都有着自己的各种映射,宿命自然也不例外,而祂的代表异常明显。

祂是女生手中的命运纺织机,英雄自诞生时便已经知晓的结局,祂是预言的钟声,为勇者和魔王描述未来的老人,游离于人世间的卜卦之人。

欧罗巴神话中,无论是北欧神系,还是迈锡尼神系,都有三位命运女神,祂们纺织未来,确定过程,然后决定结局。

即便是作为主神,掌控雷霆的天父也不能违抗祂们的安排,命运女神们的权能超越一切,无论是人还是神都不能违抗。

而在东方,也有‘天命’这一概念的存在,是冥冥中,道的意志。而竺国那边,因果业报这玩意,其本质上,就是‘轮回’加‘宿命’的结合体,就如同天魔所用的六道历劫真法那样,本质上还是宿命更重一些。

即便一部分神话中,没有具象化的命运之神,但是各路预言,先知和卜卦未来的故事,人物和器具层出不穷,就像是欧罗巴的持有的神器‘命运纺织机’,正国一方由偃圣掌控的‘道一天机枢纽’的原型‘洛图河书’那般,无论是光辉还是最后的凄惨,亦或是神秘的命中注定的诅咒,甚至童话故事里面,魔女的预言也都是这样的东西。

“未来和命运,早已决定的道路与结果,宿命就是这样的东西。”

苏昼陷入思考时,雅拉冷笑着转过头,看向正在巨大火山爆鸣中生成的新岛屿:“无论用怎样的方法去改变,甚至想要改变这件事本身,就是命运的一部分。宿命甚至会用出最让人鄙夷的‘机械降神’这种最后手段,让一切重归源点,祂所设定好的道路。”

“但我永远不允许——祂设定,我就必去更改,但凡是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也会让‘未曾设想过的道路’出现在现实!”

“是,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对此,苏昼也毫无犹豫地点头,半点也不杠的赞同道:“这家伙活该被封印!”

随后,他皱眉道:“但是我还是不理解——既然这家伙这么恶劣,那为什么,宿命听上去,和寂主关系不错?而且,雅拉你自己,其实也代表某种意义上的‘永生循环’……你们三个,似乎都和轮回与命运有关。”

“差别很大。宿命是强调控制,无限的轮回中有唯一的命运;寂主是强调轮回本身,以及超越轮回的意义;我是强调无限循环中,会衍生出无数种不同的结果。”

蛇灵晃晃脑袋,祂似乎以前也经常被人问这个问题,所以回答的不假思索:“宿命和寂主,的确关系不错。而我和寂主,关系不算好,但也不差。”

“但伟大存在之间所谓的好恶,和人类远不一样……正因为轮回有了名为宿命的枷锁,所以打破轮回才有意义。宿命对祂来说,是一种对子民爱的试炼。”

“明白吧?爱,的,试,炼。”

听着雅拉颇为阴阳怪气的语气,苏昼当然明白,不能更明白了。

果然——这些伟大存在,每个被封印都毫不冤枉!

“既然如此,怎样才能彻底根绝这些问题?”

在沉默了好一会,吸收蛇灵所说的信息,苏昼缓缓提问道:“雅拉,虽然我已经进阶了霸主,但我仍没办法整个宇宙的去寻找伟大存在的侵蚀点……这一次,因为赤霄剑,我们发现了青丘,那下一次呢?”

“还是说,和之前一样,我从恶魂中抽取伟大存在的气息,然后前往宿命掌控的世界,过去击杀宿命的化身……这样就能阻止吗?”

一时无言。

雅拉沉默片刻,从沉睡后苏醒的祂打量着一脸凝重,发自内心感到忧虑的苏昼。

祂察觉,在自己沉睡的这段时间中,苏昼的心态,从最初的稳定和自信,开始变的有些焦躁不安,患得患失。

这并不奇怪——自己的立约者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的确天资横溢,但这并不意味着心如铁石。更何况,自己的沉睡发生在与先驱对峙之后,那个家伙的苏醒搅动整个冰凝虚空,苏昼见到无数世界被改变的那一幕,自然会因此感到忧虑。

而现在,苏昼又再次与‘宿命’相遇。虽然他并不像是自己,从诞生伊始便与宿命互为死敌,但他也的确异常厌恶对方。

不安定的环境,和强大的死敌。在这种状况下,任何人都会感到焦虑。

如今,自己也是时候告诉他,这个多元宇宙中的部分真相。

“苏昼,你已经是霸主,地仙。”

如此说道,雅拉平视前方的云层和大陆的虚影,语气变得肃然且凝重:“在任何体系中,这份实力,都算得上是上层阶级。”

而听见雅拉罕见如此肃然的语气,苏昼立刻停下飞行,他悬浮于半空,将手抬起,然后与雅拉对视,认真的聆听对方的话语。

“无论在什么世界,霸主,都是强大的存在,上层阶级的一员。甚至,很多高魔高灵的世界,都不存在大量霸主——这个主要和传承有关,和世界环境无关,高灵环境只是开灵简单,想要修行到更高阶层,需要的是不断地进步和努力。”

“的确如此。”苏昼严肃地点点头。当他自己进阶霸主后才知道,霸主的境界,远没有他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哪怕是他这样,有伟大存在传承,绝佳的天赋,历经无数战斗,还有噬恶魔主这样堪比仙神神通的大神通,也花了整整三年多的时间——算上其他世界中的时间,恐怕接近四年。

虽然听上去,三,四年都补偿,可以苏昼的战斗频率和修行速度,根本就不是那些看上去修行几百年,但却一次真实的战斗都没有,一次生死危机未曾经历,只是单纯闭关的修道者不能比拟的。

换个简单的说法,苏昼修行的密度,远比一般的修行者要大。

而说到这里,雅拉的话锋突然一转,蛇灵的语气变得耐人寻味:“所以,你知道灵气断绝真正的真相吗?”

“啊?”

苏昼微微一愣,他有些不解:“我当然知道——因为伟大封印出了问题,所有灵气流……”

“不对。”

雅拉摇头,连带尾巴都在晃动:“这只是最简单的表象。”

“灵气断绝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呼吸’。”

“呼吸?”

“是的,呼吸。”

重复道,雅拉抬起头,看向青丘星的苍穹——因为火山爆发,云层此刻正震荡不休,在云间的裂缝张合间,能看见宇宙真空,以及那一道道隐藏在黑暗深处,几不可见的伟大封印裂缝。

随后,祂低下头,看向苏昼:“所有被重创的伟大存在,因为开始逐渐复苏,所以祂们所在的封印世界,便因此而产生异动,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然后,祂们便开始呼吸——将整个多元宇宙无限的灵气,都全部吸向那些封印世界。”

“无限?倘若灵气真的是无限,那怎么可能会被吸干……”

一开始,苏昼还有点不理解,想要反驳,但是说到一半,他自己的声音就变小。

是啊,哪个伟大存在,不是超越无限的存在?

雅拉注意到苏昼的沉默,它点点头,认同对方此时的想法,然后继续说道:“苏昼,你已经是霸主,地仙,在任何世界都是如此——哪怕是在灵气未曾断绝的鼎盛时代,如今的你,也算得上是真正的仙神。”

“你已为’仙神‘,摆脱最初的成长期,有了最初的资本,你的神话也正在诸天万界中流传……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考虑进行一些更进一步的行动。”

话至此处,雅拉的语调变得沉重而肃然。

祂对着表情同样严肃无比的苏昼,一字一顿道:“比如说,前往扰动多元宇宙的核心。”

“那些从未经历过灵气断绝,保持了完整传承,以及伟大存在影响的‘原初世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逍遥 软萌 男播 女播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