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242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伐清1719 > 第449章割让领土

伐清1719 第449章割让领土伐清1719有声小说

作者:晴空一度 分类:历史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2 21:14:49 来源:笔趣阁se

满清君臣在殿前的商议,算是彻底定下了他们的对策,然而真正要去做事的人,其实最终还是落在了汉臣的身上,这也是雍正为何一直要力挺张廷玉的原因,因为这个人能用,更好用,用起来比满蒙勋贵更顺手。

在这个时候,对于雍正来说,张廷玉最宝贵的还不是他的才能,而是他的身份——汉臣领袖,这个身份在大清过去的数十年里并不算值钱,因为这样的汉臣几乎是一把接着一把,像范文程、姚启圣、李光地、曹振镛等等,用都用不过来,还能随时换。

可是如今天下变了,有了一个宁楚作为竞争对手,汉臣们的心思自然也就活泛了起来,大家也不想天天跪在八旗的面前,因此像张廷玉这般忠心听话的汉臣,自然也就成为了宝贝疙瘩,更关键的是,他还成为了雍正沟通汉人士绅的最好桥梁。

对于清廷君主来说,他们当然明白大清想要控制天下的关键,不在于那几十万八旗,而是在于天下的汉人,或者说是汉人士绅,因此如今想要最大限度保全八旗,就必须要利用好北方汉人士绅的力量。

次日,张廷玉带着一份折子,前来面见雍正皇帝,目的便是为北方的士绅集团来跟雍正谈判。毕竟无论是对俄卖国,还是对内出让利益,名义上都需要他这个皇帝来做主。

“启禀皇上,这是老臣写下的关于各省督抚办团练的奏疏,还请皇上御览。”

一封厚厚的黄绫奏折被苏培盛接了过来,呈递了上去,放在了雍正的御案上面。

可是雍正却望着奏折出神,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过奏折,而是故意问道:“此折即便是能够通过,可是北方的士绅们,又如何能在这个时候服从我大清呢?”

张廷玉眉头微微一皱,说起来雍正还是有点怀疑他对于汉人士绅的影响力,还想着试探试探.......如此也好,那就让皇帝看看他张廷玉的真本事好了。

“皇上,北方士绅服从或者是不服从并不重要,南方士绅在田地面积梯度征税法案面前也不服从,然后结果皇上也知道——这些人畏威而不怀德,只要我大清还在一天,他们便一日不敢作乱。”

张廷玉脸上十分恭敬地说着这些话,却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本折子,呈递了上去,“原本奴才还想等事情彻底定下来,再汇报给皇上......这是北地士绅给奴才发来的联名信,他们得知了南方楚逆的暴行之后,决定一起出银子给大清,购买军资训练军队,以抵御宁楚大军,这笔银子目前还没有定数,但是奴才以为,少说也有个四五百万两。”

四五百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这便是张廷玉给自己影响力的估价,也是他拿给雍正看的决心。

果然,在看完这封折子后,雍正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看向了桌子上的折子,慢慢翻阅了起来,里面的内容也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可以说基本上的张廷玉先前说的细化版本。

简单来说,这是北方士绅给雍正的贿赂才对,他们愿意各自给雍正承担一笔军费,而清廷的代价便是要将除直隶和满洲以外的所有北方地盘,都交予他们自己治理,无论是收税也好,还是行政管理也好,清廷都只拥有过问权,没有决定权。

当然,北方士绅给出的军费银子,那也不是一个小数——每年一千万两白银,一直到大清完蛋或者北方全部被宁楚攻下,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协议双方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协议自然也就没有了意义。

一千万两,再加上先前允诺的五百万两,顶多也就是一千五百万两,雍正有些犹豫,他还是有些感觉给少了,只是北方数省已经是一个穷的不能再穷的窟窿,估计也榨不出更多的油来。

“衡臣,你以为这一千五百万两,够用吗?”

雍正试探地问道,他没有说这个钱多还是少,而是问够不够用,这便是他作为皇帝的一点小心机,说出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张廷玉自然能够听懂言外之意,他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恭敬道:“若是救八旗,应该是够的。若是救大清,再多十倍怕也难。”

雍正默然,他知道这是张廷玉再一次提醒他,不要再对救大清抱有幻想了,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救八旗吧。

“既然如此,那就依衡臣所言,拟旨吧。”

..........

在淡淡的烛光下,萨瓦务拉伯爵端坐在桌前,手中正在用一支鹅毛笔,在信纸上奋笔疾书,而信纸上面是萨瓦乌拉伯爵家族的印记,那是一只傲视苍穹的雄鹰,正在天空中逆风飞翔,眼神里透出几分高傲的姿态。

“伟大的女皇陛下,您的臣子萨瓦务拉已经抵达了鞑靼人的首都,带来了一个足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当初的那个狂妄自大的国家,如今正陷入了一场几乎毁灭自身的危机,一股名叫‘楚’的势力,即将从南方崛起,如果没有任何意外,他们将会击败鞑靼人,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

“然而,伟大的俄罗斯帝国已经成为了这个意外,如果在俄罗斯帝国的帮助下,鞑靼人应该能够维持住自己的统治,他们也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不仅仅只是额尔古纳河,甚至还有整个远东。”

“在俄罗斯帝国的战略当中,东进寻找到一条出海口,一直都是我们心心念之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即将成为现实,倘若俄罗斯帝国能够将远东彻底据为己有,那么我们将会在当年梦寐以求的阿穆尔半岛南部,获得一个天然的不冻港,那里叫做海参崴。”

“只要有了海参崴之后,帝国将会在东亚彻底取得战略上的压倒性优势,我们将会像一双手一样,将鞑靼人的领土彻底包围在怀中,等到合适的那一天,或许整个鞑靼都会成为伟大的俄罗斯帝国的领土,就如同当年的西伯利亚汗国。”

“伟大的女皇陛下,如今阻止我们彻底拥有这一切的因素,只有一个叫做‘楚’的国家,我坚决相信,倘若女皇陛下向远东方向派来援军,一万,不,甚至只需要六千人或者是七千人,我们就足以彻底击败它。”

.......

随着天色逐渐微明之际,萨瓦务拉伯爵才抬起了头,他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写下了长达一万八千余字的报告,在这份针对远东攻略的报告当中,萨瓦务拉伯爵强烈要求莫斯科给与他更多的支援,让他能够完成这一个伟大的目标。

在信件彻底写好之后,萨瓦务拉伯爵将信件装进信封中,然后在封口处滴上了蜡油,用手里的家族印戒,在上面戳上了一个印记,这封信件将会伴随数千里的遥远旅程抵达莫斯科,然后等待着女皇的开启。

萨瓦务拉伯爵已经无比确信一点,那就是如今的大清国,已经完全接受了来自俄罗斯帝国的好意,他们在战争中彻底失去了与‘楚’对抗的信心,这也是让萨瓦务拉伯爵对此行满怀信心的原因。

当然,萨瓦务拉伯爵之所以写下这封信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使团同清廷的谈判,也已经进入到了关键的节点。

其中作为清廷谈判方的人员,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已经不再是那个倔强而敏感的图里琛,而是一个叫做张廷玉的大臣,他极具才华与魅力,更关键便在于此人在让步的时候,都足以让萨瓦务拉伯爵感到满意,这也是他满怀信心的原因。

萨瓦乌拉伯爵在忙碌完了这一切之后,他将信件交给了使团的联络人员,随后便在侍女的伺候下洗了一把脸,使得自己重新变得精神抖擞了起来——他还需要再此去会见张廷玉,从而彻底敲定清廷的让步范围。

不得不说,在谈判桌上,人的胃口总是一步步被撑大的,在张廷玉的卖国理论指导下,所谓的割地已经构不成半点情绪上的异动,从额尔古纳河,再到遥远的远东地区,从瑗珲到海生崴,几乎都成为了双方谈论的话题。

张廷玉只是淡淡地坐在桌子的一旁,望着双方大臣的唇枪舌剑,他的脸上并没有半点波动,也没有所谓的羞耻,只是挂着一丝微笑,仿佛那些领土从来都不属于大清一般。

“萨瓦务拉伯爵,其实你我双方坐在这里,并不是仅仅只为了这些蝇头小利,倘若大清能够得到保存,那么俄罗斯帝国自然能够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一切,可是如果大清被楚逆所灭亡,那么咱们探讨的所有条约,都只不过是一堆废纸罢了。”

萨瓦务拉伯爵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喜欢同这样的人聊天,至少比那个图理琛要强上许多,他端起手里的瓷杯,喝了一口茶之后,才轻声道:“张大人,我想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你说的这个道理我非常明白。可是你也要清楚一件事,在贵国有一句话,叫做‘不见兔子不撒鹰’,想要说服莫斯科出兵,不仅仅是我的问题,也是你们的问题。”

张廷玉轻轻点了点头,“我大清自然是有诚意的,原先的《尼布楚条约》自然需要继续履行,可是咱们可以在这个条约的基础上,签订一些辅助条约,比如《恰克图条约》,这也是我大清的诚意所在。”

“恰克图条约?那我倒要好好听一听,这似乎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萨瓦务拉伯爵脸上挂着笑容,眼睛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张廷玉,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张廷玉却是遣人送来了一张巨大的舆图,然后轻声指点道:“贵我双方,在之前最大的争议,便是关于中俄中段边界的界定问题,应该没错吧。”

“是的。还请张大人明言。”

张廷玉微微一笑,指着这一条线说道:“中俄边界的划分,在皇上的允诺下,我大清可以放弃从东起额尔古纳河,中经恰克图附近的楚库河,西迄唐努乌梁海地区西北角的沙毕纳伊岭的所有以北领土。”

萨瓦乌拉伯爵望着舆图,连忙叫过身边的使团成员,开始用俄语小声地交流起来,毕竟他对与这些地方的认识程度并不高,因此需要长期在此地生活的俄罗斯人来进行判断。

根据一旁使团成员的介绍,萨瓦乌拉伯爵这才了解是怎么回事,严格来说清廷自然是放弃了很多领土的,像有的边界扩大了几天行程的面积,而有的则扩大了几个星期行程的面积,总面积是得到了很多的增长。

然而,这些并没有得到萨瓦乌拉伯爵的认可,他实在是有些不太满意,遂开口道:“根据我方人员的评估,贵国缺乏相关的诚意,实际上这些地方本来就是俄罗斯帝国的,你们不能拿着我国的领土,来跟我们谈条件。”

这一下可好,纵使清廷方大臣早就知道俄人的无耻嘴脸,可此时依然气得够呛,这等颠倒黑白之事,怕是只有他们才能如此面不改色地做出来,一时间谈判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张廷玉也有几分不满,他冷冷道:“还请贵使知晓,从北海以南及西南之地,已经尽数割让给贵国,这一块地方的面积并不算小。”

萨瓦乌拉伯爵却依然摇了摇头,轻声道:“此地原本就是俄罗斯帝国的领土,倘若贵国想要得到俄罗斯人的帮助,就必须要拿出诚意来。”

张廷玉眯起了眼睛,沉着地问道:“却不知在贵使看来,什么样的诚意才能够说服女皇陛下?”

萨瓦乌拉伯爵却是毫不客气,“帝国需要在远东地区拥有一个出海口,因此从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土地,包括乌苏里江以东的地区,需要割让给伟大的俄罗斯帝国,这其中应该包含库页岛。”

此话一出,却是引起清廷大臣们的强烈不满,几乎人人都用一种可以杀人的眼光望着对年的俄人,因为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甚至可以说是太无耻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逍遥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