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242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洛阳女儿行.2 > 第十六章荒春望断正长吟

洛阳女儿行.2 第十六章荒春望断正长吟洛阳女儿行.2有声小说

作者:小椴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1-05-04 13:17:09 来源:新笔趣阁

“余婕?”韩锷一愣。

“不错,就是余婕。你奇怪我怎么会认识她的吧?她就是我养大的呀。”

韩锷更是一愕。他静了下,方才道:“今天,你可以告诉我小计他的身世了吧?”朴厄绯微笑点头:“不错。但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救我一命,今夜,有人要杀我。”

韩锷一怔抬眼:“谁?你怎么知道今夜会有人要杀你?”

朴厄绯却忽轻轻地叹了口气。韩锷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三天前他见过的“漠上玫”,为什么那女子的身形却给他一丝熟悉之感?

他脑中电转,想了想,沉吟道:“是跟‘漠上玫’有关吧?你跟‘漠上玫’,只怕有很深的关联吧?”他心中只是猜疑,所以问得极有枝巧。

朴厄绯一愕抬眼:“你怎么知道?”她心思沉在别的事中,所以不查之下脱口而出,却见韩锷正默默地在盯着自己,苦笑了下:“不错,我是跟‘漠上玫’有关联。我一个女子,活在这塞外是不容易的。何况我是这样一个爱好奢华的女子。韩宣抚使,怎么,这件事你也要干涉吗?我们可没有触怒连城骑呀,只是接下了大漠王那一摊生意。”

她的话里有一点冷诮的意味。韩锷心里却叹了口气:这世上,怎么每个人都不那么简单的?朴厄绯、漠上玫、伊吾武士……这一切之间到底有些什么关联?只听他简短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朴厄绯也简短答道:“为了钱。”

“不过这性命之忧的事却和‘漠上玫’的事没有任何干联。小锷,你还没有答应我呢?”她叫他小锷,是为韩锷适才一时情怀激荡之下叫过她‘绯姐’。韩锷苦笑了下:这下赖是都赖不掉了。他摆摆头:“我答应。”

朴厄绯面上一笑,似很高兴,接着道:“我也不谢你了。因为,你也不是为了我才答应的,你是为了小计。”

韩锷并不接她话茬,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杀你,而且,你怎么能断定就是今夜?”

朴厄绯道:“因为,今夜是冬月三十,十七年以前,轮回巷余国丈一家也是今夜被杀的。他的轮回巷本有妙用,可以避敌。但是,在冬月三十这一日,在四更时分,这阵法却有些破绽。”

她低低地叹了口气:“所以,如果有人要杀我,她选的日子也一定会是今夜。我这王宫后宅里布得也有一个十诧古图,虽不如轮回巷中之妙用,但要杀我,却还是今夜会方便一些吧。”

轮回巷?——又是轮回巷。时间已过了快两年了,没想转来转去,居然还没有走出那个轮回巷。韩锷心中一片恍惚,却知道,好多秘密,也就要大白于今夜了。

朴厄绯忽抬头道:“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远嫁塞外吗?”

韩锷摇摇头,他怎么会知道。但他知道,她要提起那段旧事了。朴厄绯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却是主动远嫁的。那一次和亲,没有哪个宫人愿来,但我是主动来的。”

“我本来就是陪侍余簌儿当年一起进宫的。多久了?二十来年了吧?那时,我还是梳双丫鬟的年纪。本以为这一生就要沉埋终老了——多少宫人就是那样过去的。但我的亲人却多不那么想,他们‘都云入内便承恩’,因为我也算‘脸似芙蓉胸似玉’吧。余簌儿,也是余家小姐,也就是后来的余淑妃,再后来的余皇后。这个人你总该听到过无数次了吧?我是跟她在一起进宫的,却再也没有想到,会是她,得蒙圣眷,我却成了服侍她的人。无论怎么说,她都不算是一个多漂亮的女人——就算不跟我比。”

“但我后来才渐渐明白,她还是有她生性的独特之处的。她的性子,怎么说呢,就象一个温润的小玉壶,即不烫手也不冰手,平平常常的有一种居家的味道。我都快忘记最开始皇上是怎么遇见她的了,慢慢慢慢,却宠爱日深。可能因为,后宫虽粉黛三千,佳丽无数,也只有她这样的性子会把皇上不当帝王,只当做平平常常的一个人一样来看待吧?”

“我一直跟在余淑妃身边,眼见她封为贵妃的,也眼见到皇上对她的宠爱日深。我倒也没嫉忌过,因为她的性子实在很好,对我也很好。那两年,我渐渐长大,姿容愈盛,皇上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看来,他对余淑妃的好,倒不是全出于色之一念的。因为圣眷日隆,余国丈在外面也声势日盛。余淑妃却一直愀然不乐。当时我还不太明白,后来才明白了,那是为了余国丈的声势已冒犯权贵,更惹恼了东宫太子。”

“三年多以后,余淑妃怀孕了。大家都很高兴,皇上对东宫太子一向不太满意,甚至数度私许余淑妃孩子如果生下来,是个男孩儿的话,以后就一定让他继位。这虽是密语,但宫中人多口杂,这话,后来还是传出去了,我想那东宫太子也一定知道。”

“就在余淑妃即将临盆之日,有一天,她半夜的尖叫忽然把我惊醒。我连忙赶去,却见她捂着腹部在床上痛得乱滚,一只手指着窗外。窗外,是一个黑漆漆的夜。我就知道她是遭人暗算了。那一掌打在腹部,她却不敢声张,怕祸延家门。孩子的命估计保不住了,我只见她眼中的泪在流。那时,真的觉得所有人世的尊荣都是害人的——如果不是,暮华院中还有一个仁心仁术的祖姑婆。”

“那下手之人下手得十分阴毒,却并不重。他只要一掌成为内伤,害了这母子的性命,却并不让她们当即就死,落下痕迹。那晚,孩子就生下来了,满宫之人都以为生下的是一个死婴,只有我知道不是。那孩子一生下来还是有气的,余淑妃眼睁睁地盯着祖姑婆,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满眼俱是恳求,求她救得那孩子一命。祖姑婆的手法极为古怪,她封住了那孩子的七窍六识。当时房中只有我,余淑妃,祖姑婆三人。祖姑婆说:这孩子已成内伤,先天是不足了,如果让他开声啼哭,两三日后,命就保不住了。所以她以胎息之术冒险封住了他的七窍六识,让他还如胎息于母腹之内。如果命大的话,两年之后,也许可启开封禁,他还得以重生。不过,这还要埋下一段隐患,那就是,他先天骨龄胎气与后天年龄不合,日后长到十三四岁时必有大难,到时,就非得要密药炼制的徒然草才能救得。”

韩锷一惊,开声道:“小计?”这一惊他惊得手都有些颤了,声音里也有一丝发颤:小计的身世原来是如此,难道……他颤声而问:“难道,他竟是皇子?”

朴厄绯的面色怔怔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余淑妃的孩子是肯定的了,但究竟是不是皇子我却不知道。”

韩锷一怔,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朴厄绯一叹:“我不知道你听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人名?他名列‘紫宸’,也是‘紫宸’老大俞九阙的最好的兄弟,他叫,卫子衿。”说起这个名字,她的神色间不知怎么突变得惘然。

韩锷只觉头上的汗水簌簌而下,想起卫子衿的风神相貌,想起小计那尖尖的下颏与大大的眼睛,已明白朴厄绯暗示的意思是什么。口吃道:“你是说,他不是皇上的孩子,而是……”

朴厄绯一叹截住,“死者已矣,我们不好乱说的。我也只是怀疑些罢了。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的。我想皇上也不知道,包括那卫子衿估计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孩子,除了余淑妃,我想没有人能知道。你知道,大荒山一脉的秘术是很古怪的,余皇后心里面……只要有那个卫子衿,只要心里想着他,不是他的孩子,她也能让他多少有些象他的。”

韩锷不由就是一呆。朴厄绯似是很不愿提起关于卫子衿这一段的事,绕过道:“见孩子没有留住,皇上极为伤心,余淑妃却似松了一口气。那孩子已被祖姑婆偷偷带出宫去,在药室中静拟胎息,以待还魂之日了。皇上对余淑妃的圣眷却依旧不减,几个月后,为了哄余淑妃开心,因为皇后死了,就立她为皇后。可惜,余淑妃却没有那么好的命,十七天后,她就死了。我不知她死于新伤还是旧伤,那时她已移居芝兰院中静养,而没有住在后宫。但我知道,她一定是死在东宫一党人手里的。”

韩锷只觉手心微微出汗,只听朴厄绯道:“余皇后死后不久,余国丈家也满门遭灭。我知道,接下来的可能就是我了。正好传来了和亲的消息,我不管不顾,马上暗地里谋划,让朝廷遣我前去和亲。没想天可怜见,我还真去成了。我知道只有这塞上才长得有徒然草,我顾念着余淑妃当年对我的一点好处——我们真的情同姐妹,所以还惦记着这徒然草。”

“我还不是一个人来的,我带着当年余国丈满门遇害时剩下的唯一一个在外的遗孤,也是余国丈的私生孙女余婕来的。”

“——所以我说,余婕是我一手养大的。那时她才三岁,可这丫头,极为颖悟,功夫学得不错外,心性也高。长到十四岁,她因从小就听我说过她家门之事,就一意回去复仇了。那以后,她找到了小计。你知道,我们出身于大凉山一脉。大凉山原多异术,余婕修为得不差。我说:‘凭你一个人,怎么能复仇?’”

“她说,她以命相之理推算过,如果机缘得巧,她会找到一个人,那个人一定能帮她。因为那人命里跟小计有缘,也就跟她有缘。她回洛阳后,首先找到的就是小计。那小计出宫两年后,却是我派人前去从祖姑婆手中接出来,暗里找了人家抚养的。然后,余婕苦心孤诣,找到了大凉山残存一脉,以‘来仪’为号,欲重翻当年一段血案。但她势孤力弱,敌势太强,那开头几年,她一直在找那个命里能帮小计的人。她找得很苦,可两年之后,她说她找到了。”

朴厄绯的一双眼睛望向韩锷:“那个人,就是你。”

韩锷不由一愣。却听朴厄绯道:“起码在余婕的先天命理推算中,你是唯一一个跟余家有缘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跟小计更是有缘的人。所以,你可能从来没有见过她,可她已见过你无数次。她与我常有书信来往,那以后的日子,她的信里,几乎每封,都提到了你。我不说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其实,早已经就喜欢上了你。”

韩锷只觉心头好堵,每次想起余婕,他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只听朴厄绯道:“所以,她认识你其实还早在方柠识得你之前啊。所以她后来听说了那索剑双侣的名头才会那么不甘。你说我今天为何会**你?”

她忽然拿眼斜睨了一下韩锷,韩锷不知她怎么又提起这一段,脸上一红,只听朴厄绯道:“只为,我替余婕感到不服。凭什么杜方柠可以这么霸着你,以她的人品,她不配。何况……”

她一咬牙:“就是她城南姓当年买通于自望,残杀轮回巷中余国丈一家的!她家门也就是余婕和我的生死大仇!”

韩锷一惊,只觉脑中都是乱乱的,他隐隐觉得,自己的一切原来不只早落在方柠的算中,甚或也早在自己无觉中已落入了朴厄绯与余婕的算中。余婕虽已身死,但这事,还远远没完。她们所图,断不只是报仇一事这么简单。

“自从你与杜方柠塞外一行,我就知道,东宫的人不可能不惊觉到我的存在。他们断不会容我再活下去的。”她忽一抬眼,眼中露出一点狠色,转而面上又言笑晏晏的道:“四更马上快到了,你如果不信,一会儿,杀手就至。你愿意在这儿等着,还是躲于暗处看看?”

韩锷不自觉地站起身,只觉什么地方说不出的不对,一时脑中乱乱,也不及细想,道:“那我先避开一会儿。”

他想找个独处的时间把这些事好好想一想。朴厄绯象也愿意他这样,一指一颗树后,早谋划好了他躲藏的位置。韩锷身形一闪,已躲到树后。夜静寂,韩锷脑中一片纷乱,一时想:这些都是真的吗?但朴厄绯说得确实严丝合缝,让他无法质疑。一时不由又想:这些,到底该不该告诉小计?

想到小计,他的头都疼了起来。眼前直晃着他大大的眼睛,那么单纯、那么无辜地望着自己。如果东宫之人已知道小计的身世,那他们岂非,断难容他活下去?

一念及此,韩锷只觉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但也心头一清。他的手忽然抓住了剑把,唇边忽生冷笑。想起会有人要暗害小计,他就由不得的心头一怒,心中冷恶道:“我韩锷还没死!”

——只要我韩锷有生一日,岂容他们加害小计一根汗毛?

天上斗转星移,四更已届。韩锷忽觉得四周景物微微晃了一晃,就知朴厄绯说得果然不错,那十诧古图果然在这一刻有些缝隙。然后,他就见到一个黑衣人影一闪,一闪就已闪入了那阁前空地。他只觉那身影有些熟悉,来不及细想,因为那人已经出手。只见一柄短刃空中飞起,已直击阁中朴厄绯去!

韩锷忽然长身而起,喝道一声:“住!”他长庚剑已经拨出,空中一闪,已向那人刺去。剑风极厉,那人一惊,一抖手,感觉到身后剑势凌厉,已抖出一根青索,后击而出。

空中索剑一击,两人一接之下已知对方是谁,同时落地,瞠目而立,愣愣地对望。

朴厄绯却在旁边笑看着,却于这时说不上是恶毒还是得意的提了一句:“你猜疑得不错,当年那个不知是否真的已死的孩子就是余小计。”

杜方柠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她看来是深明内情的,虽说她年纪还小,当年出事时她还只不过是个极幼的女童。但她一定知道当年关于余皇后的那一桩秘案。韩锷的身子也抖了一抖。他至此才知已死的余婕,语笑温和的朴厄绯这一场毒计安排得是何等恶毒!

杜方柠看了韩锷一眼,忽长身而起,直向外面扑去。韩锷叫了一声:“方柠!”衔尾追上,他两人一追一逃,转眼已出居延宫外。

居延城外,杜方柠忽然凄然而笑,韩锷真怕看到她这样的笑。只听杜方柠笑道:“原来,我一直忽视了于婕那个丫头。她这一手埋得可高明呀,真真高明!”

两人之间,似瞬时已隔了一条深不可度的鸿沟。做为东宫一党,她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余小计的事再曝光于世的,不能让他再活下去。那里面干联的是她一家的性命。以前,她之所为,韩锷虽然腹诽,却也没有太加干涉,但如果中间隔了小计……杜方柠凄然一笑,道:“你现在明白了吧?这世上并不只我一个恶毒女子。”然后她忽温颜一笑:“你是帮我,还是帮他?”

韩锷怔怔地立在那里,杜方柠呆呆地看了他有一会儿,忽一扑而上,手中已松了青索,一把把韩锷扑倒在地,嘴唇已压住了他的嘴唇,什么也不再说,撕咬一样的吻了下去。

“你是帮我,还是帮他?”她再一次地问。

韩锷依旧答不出来。杜方柠恨恨地咬了他一口,然后,眼中忽有热泪滚下。然后,她疯了似的,情知是此生最后一次似的,伸手伸进韩锷的衣服,撕掳似的与他疯狂下去……

衬于贝壳外的,是一整个黑密的夜。那夜象蚌一样的密合着,抱着蚌内的人儿静静的默然着。巴丹吉林沙漠里有数不清的无数粒沙,但只有一粒会渗入你心里,一牵挂就牵扯起温柔的扯痛,在那温柔的痛中用心里最柔软湿热的液体把它涵养出珠辉。夜中的人眼就象那眠于蚌内的珠,温钝钝的光象夜色滋养后凝结于珠心的那一点珠辉。杜方柠静静地坐于沙漠上,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贝壳,象一点火星擎于暗夜。

年关过了,她似乎耳中还在回响着当日她自己做的那一首歌:“著取戎衣为与谁……”是呀,又为与谁呢?这是年关之夜,但她却没能与韩锷共度。居延城外那一夜最后的疯狂后,他们就已在互躲。今天,她唇边苦笑了下,她要走了。洛阳城中还需要她,她还有好多好多的事。她本想一直赖在这个大沙漠里,与韩锷一直……下去……

可是——世路翻覆难测啊!

她叹了口气。这其实还是那日她曾迎接韩锷得胜归来的红柳林。她的手里挽着青索,挽了一个又一个结,却解不开自己心中那个真正的死结。最后,她在树干上刻下了两行字。

那两行字为韩锷见到却已是数日之后了,日落红柳林,当时共饮的人却已经不在。荒荒的春快来了吧?树上刻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一去紫台连朔漠

韩锷的眼睛忽然潮湿了。下面一句却是如同一声深叹的怅望:

同结青索眷黄昏……

韩锷的眼里忽有泪流下,原来她的心里,也一直渴望着,同结青索……眷黄昏……

阳光晃眼如金线,那金线纷纷撒撒,落在了金沙似的大漠之中。……洛阳城中,此时却不知是何等辰光呢?她是在回洛阳的途中吗?而这眼前……只有沙,只有无边无际的沙子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逍遥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